上门女婿遭岳母冷眼,唐川忍无可忍曝光家底身份!

nfb.a055d5701e454eada09aa71afbfd9461.jpg

第一章


“那乡巴佬,八成是醒不过来了。”

“醒不过来才好呢,省的给我们乔家丢人现眼!”

“就是,乔韵那死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竟然会嫁给他,凭着她的小模样,要是肯听话一点点,咱们乔家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……”

唐川静静的躺在病床上,他感觉头有点痛,耳旁,冲塞着一阵阵刺耳无比的声音。

“请你们安静一点,这里是医院……”有个小护士看不下去了,轻声提醒着。

“医院了不起啊,还不让人说话了。”

“放心,再吵也没关系,那乡巴佬,这一次肯定醒不过来了。”

“行了,都别吵了!”一个男人的声音呵斥了一句,他看了一眼一直守护在病床旁的一个漂亮女人,缓缓出声,“乔韵,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“大伯,你不用说了,我是不会离开他的。”漂亮女人深情的望着病床上的唐川,喃喃出声。   

“乔韵,你要搞清楚,我现在不是以大伯的身份跟你讲话,而是以乔家家主的名义跟你谈的,你是乔家的一份子,你有责任为乔家出力,只要你答应小赵总的求婚…….”

“大伯,你不觉得靠这些丑陋的商业联姻来达到乔家兴盛的目的很可耻吗?”漂亮女人打断了男人的话,语气平淡,却显得异常的坚定。

“你……执迷不悟,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

中年男人生气了,冷哼一声,随即,他又看向了旁边的一对中年夫妇,冷冷出声,“乔国忠,好好劝劝你女儿,告诉她什么叫着大局为重!”

说完,直接甩手就出了病房。

旁边的中年男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看向了自己的女儿,“韵韵……”

“爸,你不用说了,我承认,唐川是没那些富家公子有钱,可他善良,勤劳,对你们也好,不是吗?”漂亮女人抬起头,眼睛一下子就红了。

“韵韵,你爸不是这个意思!”旁边的中年女人慌乱的解释着,她叫宁萍,是乔国忠的妻子,眼前的漂亮女人,就是他们的女儿,乔韵。

缓了缓,宁萍再次出声,“韵韵,你也知道,咱们在乔家,在乔氏集团,没什么地位,你爸这辈子也学不会跟人勾心斗角,但是,咱们必须依附乔家这颗大树,不是吗?”

“妈,难道你也想劝我,让我嫁给那个赵家的花花公子?”乔韵冷冷出声,眼泪瞬间从眼眶里面流了出来。

宁萍的眼圈也红了,旁边的乔国忠拉了她一把,她挣脱开了,深吸一口气,重重出声,“韵韵,妈不想劝你,妈也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幸福,可是,眼前的他,真的能够带给你这些吗?韵韵,你别以为妈妈不知道,当初,你选择嫁给唐川,就是为了摆脱家族那些丑陋商业联姻的纠缠,三年了,你跟唐川,只有夫妻之名,没有夫妻之实,你以为这些妈妈都不知道?难道,你就想这样过一辈子?你知道吗?你这样做,是害了你自己,也是害了唐川。”

宁萍激动了起来,她再次出声,“妈妈承认,唐川是个好孩子,他善良,听话,可是,他能带给你什么?他甚至连他自己是什么人都不知道,这样一个人,你跟着他,妈心疼!”

宁萍捂着嘴巴,哭了起来。

“好了,小萍……孩子醒了……”

乔国忠发现病床上的唐川醒了,赶紧制止了自己的妻子。

“唐川,唐川,你醒了!”乔韵快步的凑了过去,“你感觉怎么样?头还痛不痛?”

唐川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漂亮妻子,他轻轻的摇了摇头,然后伸出手,轻抚在乔韵的脸蛋上,“别哭,我没事!”

乔国忠有些激动,用力的点着头,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我去叫医生……”

见自己的女婿醒了,宁萍也是快速的抹掉了自己的眼泪,“唐川啊,想吃点什么?妈给你做!”

“不用了,妈!”

“不吃怎么行,你好好休息,妈这就回去给你熬鸡汤!”

看着众人关切的眼神,唐川心潮起伏,三年了,这三年的记忆,像潮水一般的涌了上来……

唐川,燕都盛唐集团的二少爷,三年前,唐川遭人暗算,导致大脑失忆。

他一路辗转,流落到云州,过着乞丐一般的生活。

流浪了几天之后,他在一个建筑工地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乔韵,当时建筑工地正在施工,旁边的一个脚手架突然坍塌,而那个时候,乔韵就站在脚手架的下面,情急之下,唐川快速的冲了过去,推开了乔韵,而自己,却受了重伤。

在医院躺了一个来月,乔韵也算跟唐川正式认识了,当时,唐川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,他只记得自己叫唐川。

出院之后,唐川陷入了迷茫,乔韵试着给他找过个人信息,可是,一无所获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,就只能将唐川留在了自己身边,让他给自己父母的板材店帮忙送货。

至于乔韵,则是云州乔家人,作为新一线城市的云州来说,乔家只能勉强算是二线家族,而且,乔家的内部关系十分复杂,整个乔家的发迹还要从乔韵的爷爷一辈算起,发展到乔韵这一代,各种亲戚,旁支,加上乔国忠兄弟六个,还有的娶了好几个老婆,这关系就更是错综复杂了。

乔韵的父亲懦弱,在家族丝毫没有地位,而作为乔家家主的乔国林,则是不择手段,想要通过乔韵实现家族的商业联姻,因为乔韵不但人长的漂亮,还是云州大学的高材生,整个云州,想占有乔韵的公子哥,那是不计其数,乔国林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,才步步紧逼。

而乔韵,则从骨子里厌恶这种商业联姻,为了摆脱乔国林的纠缠,就跟唐川上演了一幕结婚闹剧。

当时,云州的天之骄女嫁给一个送货的乡巴佬民工,真可谓是轰动一时。

而乔家,也因为乔韵的这场闹剧丢尽了颜面,以至于乔国忠一家都受到了家族的打压,现在,就只能是委身于乔家建材市场的一个小小板材店存活。

唐川眯上了眼睛,他拽紧了拳头,狠狠的咬了咬牙,这三年的时间,由于头部受伤,他不但失忆,就连他的脾气秉性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变的懦弱无为,胆小怕事,任人欺辱。

这三年……好在,今天一切都结束了。

唐川正想着,病房的门被人推开,紧接着,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就走了进来。

“哟,窝囊废竟然醒了啊,命真大,大货车都撞不死你!”

青年大大咧咧,坐在旁边的一张病床上,幸灾乐祸的看着唐川。

“乔凯,你又来做什么?”乔韵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青年,这是乔国林的三儿子,乔凯。

“乔韵,你好歹是我姐,我来看看我的窝囊废姐夫,不行啊。”

“既然看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乔韵丝毫没给他好脸色。

“别急嘛!”乔凯没有理会乔韵,而是看向了乔国忠夫妇,冷冷的说道:“四叔四婶,我爸让我来告诉你们,既然你们的好女儿不愿意为乔家出力,那你们就搬出乔家的建材市场,哦,对了,念在你们也姓乔,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乔国忠愤怒的差点都要摔倒。

“怎么?一个星期嫌长啊,那就三天!”乔凯伸出三根手指头,恶狠狠出声。


第二章


自从唐川跟乔韵结婚,这三年,乔国忠一直被家族边缘化,所以,乔氏集团的很多业务跟生意,他都没资格参与,就指着一个板材店过活,而现在,乔国林竟然逼他搬出建材市场,那岂不是要断了他一家的活路?

“乔凯,别太过分了!”

“四叔,过分的是你,建材市场,毕竟是咱们乔家家族的产业,所以,你一直霸着,不合适的。”乔凯皮笑肉不笑。

“乔凯,你别忘了,我也是乔家人!”乔国忠再懦弱,声音也不由大了起来。

“乔家人?哼!”乔凯冷哼一声,“四叔,你还知道你是乔家人啊,那这么多年,你怎么不为乔家做一点贡献?我爸说了,乔家,讲究论功行赏,谁对乔家有功,谁就能动用乔家的资源,要不然,就滚出乔家!”

说完,这小子站了起来,“四叔,话我可带到了,搬不搬是你的事,到时候动不动手,那是我的事,拜拜!”

乔凯挥了挥手,摇头晃脑的就走了出去……

唐川身体无恙,晚上就出院了,回到家,乔国忠夫妇又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。

对于自己的岳父岳母,唐川是打心眼里感激的,虽然说这三年自己懦弱,胆小,可乔国忠夫妇从来都没有瞧不起自己,他们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家人。

以前的唐川,还感觉不到什么,但是现在,他内心真的很触动。

只不过,因为乔国林父子的施压,导致饭桌上的气氛全无,草草吃完之后,宁萍就开始收拾了。

唐川默默的回到房间,医院发生的一切,他都看在眼里,他真的无法想象,这三年,乔韵是怎么过来的。

而作为丈夫,自己,又做了什么?

他回忆着,好像每一次,自己都是这样在一旁忍气吞声袖手旁观吧。

这三年,自己还算是个男人吗。

好在,一切还不晚……

他正想着,房门被打开,乔韵,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,她关上门,呆呆的看着唐川。

“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唐川,心疼的问了一句。

乔韵摇摇头,他走向了旁边的床头柜,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卡,然后递到了唐川的面前。

“做什么?”唐川问了一句。

“咱们离婚吧!”乔韵喃喃出声。

唐川一下子就懵了,如果说唐川这三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那就是拥有乔韵作为自己的妻子,乔韵,是天之骄女,是整个云州的女神,虽然唐川还没有跟乔韵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,三年来也一直打地铺,但是,这三年,唐川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乔韵的关心,感受到了跟乔韵在一起的满足跟快乐,这也是他以前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来没有体会过的。

以前的他,花天酒地纸醉金迷,他觉得那种生活简直糟糕透了,失忆的三年,跟乔韵在一起的那些充满温暖的日子,那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

“韵韵,你开玩笑吧?”唐川问了一句。

乔韵苦涩的摇了摇头,“唐川,我没跟你开玩笑,你知道吗?这三年,我真的很累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,我总以为,我跟你结了婚,那些人,就不会逼我,不会再骚扰我了,可是,我太天真了……”

唐川心头一凛。

他看见乔韵捂着脸,抽泣着,“唐川,你是一个好人,当初我找你结婚,你明明知道我是在利用你,可是,你还是答应了,对不起……”

“韵韵,别跟我说这些,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,是我没用,这三年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唐川的心仿佛被人揪了一下,很痛!

乔韵摇摇头,她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,“唐川,跟你在一起,我一点都不委屈,如果有可能,我也希望咱们永远不分开,你这么老实,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,我不在你身边,你吃什么?你穿什么?你晚上住哪?一想到这些,我就很难过,你知道吗?”

唐川的脑子嗡的一声。


他一直认为,乔韵对自己,只是同情,可是没想到,眼前的这个女人,竟然深爱着自己。

“既然这样……那咱们为什么要分开?”唐川表情狰狞,大声的说了一句。

乔韵拼命的摇头,眼泪越来越多,“唐川,你不懂,你根本就不懂,我跟你在一起,就只会害了你,今天的车祸,你真以为是一场意外?唐川,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,你明白吗?”

唐川感觉身体的血液都要沸腾了,他真的无法想象,如果自己一直处于失忆当中,眼前的一切会演变成什么。

他正想着,乔韵又开始苦涩的笑了起来,“唐川,这张卡,有十万块钱,是我这些年的积蓄,你拿着,离开云州,离开我,那样,你就安全了。”

“乔韵,你休想离开我。”

“你必须走!”乔韵的声音一下子就大了起来。

“让我离开你,办不到!”唐川一步步的走向乔韵,霸道至极。

可此时此刻,他的样子在乔韵的眼里是那样的可笑,乔韵盯着他,想着这三年的点点滴滴,眼前的这个男人,善良,听话,任劳任怨,可是,除了这些,他还有什么?

乔韵笑了,笑的有些癫狂,她对唐川,有爱,有关心,可更多的,似乎还有另外一样东西,那就是失望。

有哪个女人,愿意自己的丈夫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呢?

或许,一切早该结束了。

乔韵咬着牙,直接将卡丢到唐川的面前,声音变的冷了起来,“唐川,听我的话,咱们离完婚,你就赶紧走。”

“我说了,你休想离开我!”唐川眼神坚定。

“我让你走!”乔韵几乎是咆哮的喊出声,她再次泪如泉涌,“唐川,你还不明白吗?你刚刚说的对,你就是个没用的男人,我乔韵,不求我的丈夫大富大贵,有权有势,可是,当我被别人欺负,当我爸妈被别人欺负的时候,你能不能站出来帮帮我们啊,你有吗?这么多年,你有帮过我们一次吗?唐川,你是一个男人,我是你老婆啊,我多想你能保护我,哪怕一次也行,你能吗?呜呜呜……”

唐川猛的朝着乔韵冲了过去,他紧紧的抱着乔韵,三年了,这是他最冲动的一次举动,也是他第一次拥抱乔韵,他附在乔韵耳边,一字一句,咬牙出声,“乔韵,相信我,没人能把我们分开!”

说完,他快步出门。

望着唐川的背影,乔韵一把跪坐在房间的地板上,泣不成声。

而唐川,则像个疯子一样,直接冲出了家门,他下了楼,跑到小区的花坛旁,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记忆中熟悉无比的号码。

“喂……杨叔,是我!”唐川的声音,冷的像冰,“我需要一个人!”


第三章


燕都,唐家,枫山别墅。

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颤抖的握着手机,眼泪几乎都在眼眶中打转。

“你是……啊……你是二少爷?”他是唐家的老管家杨劲松,失踪了三年的唐家二公子竟然给他打来了电话,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不过,电话里面的那个声音,他再熟悉不过了,没错,就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唐川。

“杨叔,你还好吗?”听到杨劲松的声音,唐川也有些泪目,整个唐家,他就跟这个老管家最亲了。

“好,好,我好着呢,二少爷,你在哪呢,这三年……”杨劲松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,一时之间,都不知道从何开口了。

“杨叔……”唐川打断了杨劲松的话。

“二少爷,你没事就好……你没事就好!”杨劲松喜极而泣,“你等着,我马上去告诉老爷。”

“等等!”唐川赶紧制止了杨劲松,一字一句出声,“杨叔,我还活着的消息,别告诉任何人,包括他!”

“为什么?”杨劲松一愣。

“杨叔,以后我会告诉你,现在,我需要你帮忙。”

“二少爷,你说。”

“让冯骏马上来一趟云州,我有事情交代!”唐川尽量长话短说。

“好,我马上安排!二少爷,你现在人在云州?”

“对,确切的来说,这三年,我一直都在云州。”唐川望了望漆黑一片的夜空,咬牙切齿,三年了,他还能活着,真好。

云州,凌晨十二点,一架从燕都飞来的航班徐徐的停在了云州国际机场。

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提着一件西服,快步的往候机厅的门口走,他叫冯骏,唐家卫队八龙将之一,也是国内最年轻最炙手可热的职业经理人。

出了候机厅,他赶紧掏出手机,“喂,二少爷,你在哪呢?”

“别动,我看见你了。”唐川说着话,紧走两步,很快就到了冯骏的面前。

看着眼前的唐家二公子,冯骏莫名的就感觉到了一股子的压力,他也不知道压力从何而来,关于眼前的二少爷,冯骏听过太多的故事,而真正的接触,这是第一次。

“哦……二少爷,这是杨叔让我交给你的。”

稍许发愣之后,冯骏赶紧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一张卡,卡身漆黑一片,正面,有一个金色的皇冠LOGO,皇冠黑金卡。

唐川摆摆手,看着冯骏,“卡你拿着,有用。”

“二少爷,有什么吩咐,你尽管说!”冯骏小心翼翼的将卡放了回去。

“两件事需要你办!”唐川直接开门见山,“第一件事,云州市今年上半年搞了一个城西工程,大致的内容就是开发云州大桥西面的江滩,用于建造生活区,不出意外的话,那里,应该会是云州的第二个城区,明天,有一场竞标会,你务必拿下最好的两块地皮,不计代价!”

“二少爷,我明白!”

冯骏恭敬出声。

“第二件事,明天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让云州民政局上不了班,尤其是婚姻登记处那边。”唐川一字一句。

“让民政局上不了班?”冯骏有些疑惑,皱起了眉头,其实,他这一次到云州来,心中本身就充满了疑惑,杨劲松给他打电话,让他立马赶来云州,别告诉任何人,还说要跟他见面的,是失踪了三年的唐家二公子唐川。

“怎么?有问题?”见冯骏表情不对,唐川冷冷的问了一句。

“哦……没有!”冯骏赶紧出声,甚至都有些不敢凝视唐川的眼神。

唐川没有说破,明天,乔韵可是要拉着他去离婚的,这民政局要是还正常上班,那可不妙。

“没有就好。”唐川走上前,继续盯着冯骏。

冯骏感觉浑身有些发毛,心颤的问了一句,“二少爷,还有什么需要吩咐?”

唐川看着他,一字一句,“冯骏,这一次让你过来,是因为我看中了你的能力,不过,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,这一次,你不是为唐家做事,而是为我做事,你明白吗?”

“二少爷,我明白!”冯骏低着头。

“明白就好,抓紧去办吧。”

说完,唐川转身,走向了马路旁边的一辆电动车,那电动车,破破烂烂,反光镜竟然都掉了一块。

看着唐川离开,冯骏差点都要崩溃了,燕都唐家的二少爷啊,京城纨绔圈子里面人人胆战心惊的唐二少,竟然骑着一辆破电动车,再看唐川身上的装备,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,手里刚才拽着的,还是个杂牌的国产大屏手机。

这形象,也太颠覆了吧。

虽然如此,可冯骏心中非但没有发笑,反而是有些看不懂唐川,心中,更是不敢妄自揣测。

他思索了一番,掏出手机,拨通了上面的一个电话号码……

“喂,是我!”冯骏缓缓出声。

“卧槽,冯哥啊,你在哪呢?”手机里面传来了一个受宠若惊的声音。

“孙少,你是云州的吧?”

“呵呵,亏冯哥还记得我,冯哥,什么时候来云州玩啊,我请客。”

“别他妈废话,明天,带着你老婆,去民政局离婚。”

“啊,冯哥,这是什么商业战略啊?你不会看上我家那位了吧?”

“去你妈的蛋,记住,除了你老婆,再带上你家的小三小四。”

“冯哥,你这……我这……”对方直接就哭了。

冯骏才懒得理他,除非老孙家的生意不想靠他指点了,接着,又拨通了另外几个号码。

“刘大少吧。”

“冯哥,是你啊。”

“明天带着你老婆,去民政局离婚,还有你那几位小情人,也通知一下。”

“啊,冯哥……”

冯骏挂断了电话,又继续往下打。

“喂,丁少吗?”

“……”


第四章


唐川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。

他拧了拧门把手,乔韵,还给他留着门。

他轻轻的走了进去,和衣躺在床旁边的地铺上,他知道,乔韵还没有睡着,不过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这三年,两人虽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进展,但是,彼此的心里都装着对方。

这三年的点点滴滴,唐川也都看在眼里,今天晚上,乔韵提出离婚,完全就是形势所迫,这个傻女人,正用她自认为最妥善最安全的方式在保护唐川。

“乔韵,以后,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,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,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,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!”

唐川心里想着。

第二天,乔韵早早就起了床,一整个晚上,她都没有睡,她知道唐川什么时候回来,她也知道唐川昨晚上辗转反侧了多少次。

但是,经过了一晚上的‘深思熟虑’,她还是决定跟唐川离婚,在她看来,如果唐川不离开她,终有一天,一定会被她所连累。

乔韵拿起了结婚证,红红的本子,让她不禁有些伤感,她清楚的记得当初领结婚证的那天,唐川明知道自己在利用他,却还是笑的那样开心。

看了好一会儿,乔韵才将结婚证装进了包里,然后拉着唐川出了门。

“韵韵,咱们不离婚,好吗?”唐川一大早就接到了冯骏的电话,知道他已经搞定了民政局那边的事情,只不过,他还是希望乔韵能够自愿放弃这个念头。

“唐川,答应我,以后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说着话,乔韵跨上了电动车,然后,搂着唐川的腰,她想着,也许,这是最后一次抱着这个男人吧。

唐川轻轻的摇了摇头,拧动车把手,电动车,驶出了乔家所在的小区,往民政局的方向而去。

乔国忠跟宁萍站在楼上的窗口看着。

两人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对于唐川这个女婿,他们的确不是很满意,但是,当得知乔韵的决定之后,他们还是觉得很难过。

正如乔韵所言,唐川是没什么大本事,但是,他善良,勤劳,任劳任怨,对自己两人,也是没话说。

“算了,别看了,这就是命,但愿他以后能过的好吧!”乔国忠拍了拍宁萍的肩膀。

宁萍点点头,擦了擦眼睛。

民政局不是太远,对于云州,唐川可谓是轻车熟路。

可对于乔韵来说,她倒是希望这条路程能更远一些。

可再远,也终究有终点,更何况,路程本身就很近,不是吗?

只不过,刚到民政局门口,乔韵就发现不对劲了。

民政局的门口停满了车,而且,大多还都是豪车,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人,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虽然好奇,乔韵还是没有太留意。

她拉着唐川,往里面走,上次结婚,他们来过一次,婚姻登记处,就在前面的一楼大厅。

往前走了一会儿,乔韵感觉更不对劲了。

人,怎么这么多啊。

婚姻登记处的窗口以及大厅,到处都是人,结婚的窗口那边还好,冷冷清清的不算太多,毕竟每天打结婚证的人还是有的。

可离婚的那边就不同寻常了。

人,全是人,黑压压的。

而且,还吵吵闹闹。

“你个死鬼,怪不得这段时间不对劲,原来,是看上了她这个狐狸精对不对?好,要跟我离婚,房子我要拿两套。”

“喂喂喂,你说谁狐狸精呢,黄脸婆。”

“你敢叫我黄脸婆?我打死你!”一悍妇冲上前,抓着一个时髦女人的头发就狠狠的扯,那时髦女人不甘示弱,也开始用手挠。

这边,也开始不消停了。

工作人员盯着一纨绔,神情严肃,“我说刘先生,你们两个到底是真离婚还是假离婚,这可是昨天刚刚登记的结婚证。”

“这结婚还有假的吗?”刘大少有苦难言,冯骏那家伙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昨天晚上一个电话,就让他跟老婆离婚,这倒好,老爸老妈一听,直接气病了,岳父岳母一怒之下,要找他麻烦,小舅子更是扬言要打断他第三条腿。

“那赵女士,你也是自愿离婚的吗?”

“离,必须离,这个死鬼以为他是谁啊,以为老娘找不到更好的。”

正说着话,外面又涌进一群人。

“老子要离婚,今天必须离。”

“走啊,老娘还怕你了,你真以为那帮狐狸精喜欢的是你的人啊,是你的钱。”

“你不是也喜欢我的钱吗?老子早就想跟你离了。”

男子冲到窗口,后面的人不答应了,“喂,哥们,离婚排队去。”

“你管老子?”

“老子也是来离婚的,操!”

“你草谁呢?”

“草的就是你!”

砰,两人大大出手,整个登记处大厅再次的鸡飞狗跳,这边,老婆骂老公,那边,原配战小三,中间,小三打小四,全部都乱套了。

工作人员脸色铁青,其中一个工作了三十年的老阿姨更是心胆俱裂,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?知道现在流行离婚,可也不能冲着一天都来吧?

没办法,直接报警了,保安也快速进场。

可大厅里面,还是鸡飞狗跳,乱成了一团。

唐川看着乔韵,露出了这三年来养成的标志性的憨厚微笑,“韵韵,你看,今天这么多人,要不,咱们别离了,行吗?”

乔韵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。

离个婚,也这么难吗?

她皱起了眉头,这个时候,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她有些烦躁的看了一眼,是母亲宁萍打来的。

“喂,妈。”

“韵韵,你赶紧跟唐川过来吧,乔凯他们,来咱们店里闹事了。”宁萍的声音,着急到了极点。

“他们不是说给我们三天时间吗?”乔韵慌了。

“谁知道啊……哎哎哎,你们怎么还打人啊。”

“妈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乔韵都要急哭了。

“怎么了?”唐川迎了上来。

乔韵红着眼睛,“乔凯……乔凯他们到店里闹事了。”

“咱们赶紧走。”唐川不由分说,拉着乔韵就冲出了大厅……


由于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

以下提供两种方法任选其一即可继续阅读全部章节


1、微信关注公众号 九更阅读 回复书号 282 即可继续阅读


2、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继续阅读

showqrcode.jpg